您现在的位置: 凤岗网 >> 文化>> 文艺天地>> 文学作品>>

客家神菜

  •        作者:赖则昭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18日     新闻来源:凤岗报 点击数:  

客家散谈之七

客家神菜

(赖则昭)

笔者原来想写一篇文章,名为《客家美食》,内容是谈一谈客家菜,比如说说盐焗鸡、酿豆腐、客家红烧肉等等,或者是谈谈客家小食,比如萝卜板、艾板之类的东西。但仔细一想,这些食品就能代表客家美食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客家族群“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不同的地区,都有不同的美食。

由此可见,客家美食是人人心中有,却标准不统一的东西,既然如此,笔者不谈客家美食了,谈谈一道神菜——客家咸菜!

说到客家咸菜,笔者的味蕾就开始起反应了,有点酸酸的感觉,口水从舌根生发,往两侧渐涌,咸咸的、酸酸的、脆脆的、爽爽的......这就是客家咸菜,这种味道,每个客家人都记得一辈子。

客家咸菜的前世今生是这样的——

秋收之后,田地里开始种菜秧了,那是一种叫做“桂菜”、“大菜”的菜,各地的叫法不同。这菜很野,冬季二、三个月时间,就能长到半人高;这菜很怪,原本是苦的,打霜后立马变甜;这菜很贱,收获时用菜刀砍,一刀一棵,一排排倒下——笔者小时候最喜欢干这事,那感觉就像电影里杀鬼子一样,另提多带劲了;收了菜后就放在田埂晾一晾,待到脱水变软,放到大笪上,按一定比例用盐揉搓,至软熟,扎成团,放进小口大肚的坛子里,用菜叶密封坛口,压上大石头,咸菜制作就大功告成了。

过个三五天,开封尝尝鲜,那是带有青涩味道的新咸菜,风味独特。再过个十天半月,那是酸涨脆嫩的味道,又是另一番风味。

以上两种味道,因为有时间限制,总是较为难得的。待咸菜放置数月,充分发酵后,一坛坛金黄色的又脆又爽味道稳定的咸菜终于完成了!

在笔者的童年印象里,客家咸菜是农户家家必备的“长菜”,谁家若是没有几坛咸菜,其主妇定定会被人视为“懒尸嬷”。在我家里,由于母亲的勤劳,总是有吃不完的咸菜,咸菜坛子就放在奶奶房间的墙边,一溜儿排过来,早上晚上眼睛一睁一闭就能看到它,一家人心里头就特别踏实。

那时候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咸菜,有清爽咸菜梗、姜末咸菜叶、芋头煲咸菜......头餐吃不完,第二餐接着吃,头天吃不完,第二天接着吃,那味道还是一个样。

读中学的时候,读书哥都是背着米带着咸菜去念书的,带上一罐咸菜,能吃上一个星期。那时,家长们都会在咸菜里会多放些猪油,怕斋坏了孩子,偶尔还会有五花肉炒咸菜,那味道就更香了。

现在,很多专家说,经常吃腌制的咸菜对身体不好,回想起以前,笔者很奇怪:为什么那时候的孩子天天吃咸菜也会长大?更奇怪的是,那时候天天吃咸菜,为什么就没有吃腻的时候?

现在生活好转了,可选择的菜多了,也不用天天吃咸菜了,但笔者总是忘不了咸菜的味道,每次回乡,都会带一些家乡的咸菜出来,并小心翼翼用瓶瓶罐罐珍藏起来——担心露了风,那可就变雪菜了!

珍藏的咸菜随时可以拿来做配菜,如:咸菜红萝卜土豆丝,那简直是人间美味;还有海带煲猪骨汤,加上一点咸菜,别说多提味了!还有猪肉炒咸菜、猪肠炒咸菜、牛肉炒咸菜、豆角炒咸菜、鲜笋炒咸菜、苦笋咸菜煲……因为客家咸菜是百搭型的,与谁都合得来,最适合做配菜,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句客家俗话——你这人是“咸菜型”,什么人都合得来!

其实,客家咸菜一生就象是客家人的人生——他们出身简单,很不起眼,田地里扎根,田地里疯长,田地里晾晒;长成之后经得起揉搓,经得起封存,经得起发酵,经得起等待——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一定会有破茧成蝶的那一天!

其实,客家咸菜的性格就象是客家人的性格——朴朴素素,实实在在,不卑不亢,不炫不抢,任煲任炒,甘当配角;等到上了餐桌,客家咸菜又总能体现出自己的重要作用,去膻吊味,爽口开胃,满足食家味蕾,令人精神提振!

客家咸菜不愧为客家神菜,它不仅带给客家人温饱的记忆、情感的怀念,它普通的出身,融和的性格,以及提振精神的作用,更是让很多客家人深受启发、受益一生。


责任编辑: 良朋  

热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