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凤岗网 >> 文化>> 文艺天地>> 文学作品>>

客家斗士

  •        作者:赖则昭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18日     新闻来源:凤岗报 点击数:  

客家散谈之八
 
客家斗士
 
(赖则昭)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近代史就是客家人的斗争史”。
 
这句话不是笔者的创造,而是很多历史学家,深入了解历史之后所得出的结论。
 
确实如此,作为汉民族的支系,客家族群本身就是国难的产物,客家人的发展史,就是中华民族的斗争史。当然,这不是说客家人天生就有好斗的基因,而是因为历史选择了客家人,他们为了生存和发展,必需不断地与天斗、与地斗、与鬼斗、与妖斗,与人斗,最终把客家人一步一步地锻炼成为具有家国情怀的斗士!
 
首先,客家人是与天斗的末朝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华汉民族政权有两次被外族侵灭的历史,一是蒙元,一是满清。外族政权在北方实施统治的同时,汉人政权在南方维持统治,史称南宋和南明,处在这个朝代的人称为“末朝人”。直至现在,客家俗话中还有称身材矮小的人为“末朝人”的说法,意思是“天不眷顾处处落后于人的人”。
 
处于朝代之末的客家人,因为天都塌了,走投无路,更加激发了他们团结起来与天斗的决心。而且,客家人世世代代骨子里就有自认为“中原正统”、“大汉正宗”、“衣冠南渡者”的集体意识,抗击外族的斗争最为坚决和彻底。如:客家人文天祥,举兵抗元,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心照汗青”悲壮诗篇,陆秀夫背宋帝携军民崖山投海,日史称“崖山之后无中国”;还有后来的反清复民,客家人都以“大清之顽民,前朝之义士”为骄傲,他们是最后一批被臣服的汉人,很多不愿臣服的客家人选择了漂洋过海,拓荒海外......
 
其次,客家人是与地斗的外来客。土地是生存的根本,客家先民为避战乱,辗转南迁,失去土地,成为流民。为了生存,他们必需重新开辟属于自己的土地。于是,客家人披荆斩棘,拓荒立围,开枝散叶,因此才有了闽西、粤东、赣南这个客家大本营。
 
然而,人心的险恶远比大自然凶险千万倍,客家人不仅要与大自然斗争,开基创业;更为艰难是,他们作为外来客,经常会与百越土著及先行到达的汉人地主(如广府人、潮汕人)争夺水土资源;最为艰难的是,他们还要进行政治上和文化上斗争,争得人格尊严和社会平等。这样的斗争在十九世纪中叶粤西土客械斗的血腥中达到高潮。可以说,与地斗(包括土地、地主、地位)贯穿了客家人的发展史,客家人最终实现了“反客为主”,成为了土地的主人。
 
第三,客家人是与鬼斗的守卫者。“鬼”是南方汉人对外国人的称谓,意思是“非我族类”的人,带有排斥和蔑视的味道,体现了称呼者又怕又恨的心理。直至现在,广东人还是习惯称呼外国人为“鬼佬”,与上海人称呼“洋人”的倾慕,北京人称呼“老外”的自傲一样,表现出不同的地域心理。
 
客家人与“鬼”斗的代表性事件是三元里抗英斗争,代表人物是王韶光。据说王韶光是嘉应州长乐人,即现在的梅州五华县的客家人,五华客家人历来就有“五华阿歌硬打硬”的别称,其意一是指五华出产石匠,石匠用锤打石“硬打硬”,另一层意思是说五华人脾气硬、性子直、特别有血性。
 
王韶光是三元里抗英的重要领导人,他带领石行工人并组织当地村民抗击英军,把村落建设成为军事建制,视死守卫自己的家园。王韶光在三元里抗英斗争中显示出突出的领导才能,受到清政府的嘉奖和赏识,后来官至州府同知,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市长。
 
中国历史对三元里抗英是这样评价的:“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争,是近代中国人民第一次大规模的反侵略斗争”、“它是近代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的第一面光辉旗帜”......
 
第四,客家人是与妖斗的领导者。
 
1851年,客家人洪秀全发动金田起义,他称满人为“清妖”,称清帝为“阎罗王”,自立天国,提出了建设“有田同耕,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无处不均匀,无处不饱暖”的天国梦想。
 
对于太平天国的历史,限于篇幅这里就不细说了。笔者想说的是:以太平天国洪秀全为代表的首义六王,有五个是客家人,追随其起义的早期部队也大部份是两广客家人,即使是在内讧时期至天京陷落后,仍然有李秀成、赖文光等一大批客家主将及精锐部队死战支撑。鉴于洪秀全的祖籍在嘉应州(梅州),太平天国高层将领及主力部队军大部分是客家人,于是历史上有了“太平天国是客家人的革命斗争”的说法,太平天国最后一支部队在嘉应州陨落,两广总督张之洞在朝报中称“太平军起于嘉应,灭于嘉应”。
 
至于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对中国社会起到推动还是破坏作用不是此文讨论的话题。笔者想说的是:虽然太平天国由于自身的局限导致了失败,却也加速了清王朝的崩溃;虽然太平天国因为不承认清王朝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招至清朝与外国势力联手打击而最终陷落,但也在某种程度上破灭了外国势力在中国的殖民梦想,避免了中国象印度一样沦为英殖民地的命运。
 
第五,客家人是与人斗的革命者。
 
与人斗是客家人斗争精神走向成熟的表现,因为他们把对手当作人,不再是妖魔鬼怪了,眼光平视了,思想进步了,但斗争却同样激烈。如:自称为“洪秀全第二”的孙中山(祖先是河源紫金县客家人),团结了一大批客家人,推翻了清庭,创建了民国;之后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江西的客家人与广东的客家人”的战争......
 
不认识客家,不知道国难,不研究客家人,不懂得近历史。对此,日本人的做法让笔者吃惊——早在1932年,日本外务省(即情报部门)就着手调研广东客家人,并写成了《广东客家民族研究》一书(时人认为客家是一个民族),对客家的历史、性格、文化以及客家人对当时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分析,并预言“不远的将来,客家民族中必定会出现能够左右中国时局发展的人物”。——竟然一语成谶!二十多年后,新中国十大元帅,朱德和剑英,一头一尾都是客家人......

责任编辑: 良朋  

热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