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凤岗网 >> 文化>> 文艺天地>> 文学作品>>

我们都是客家人

  •        作者:赖则昭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18日     新闻来源:凤岗报 点击数:  

 

客家散谈之十

我们都是客家人

(赖则昭)

关于客家人的界定,至今存在争议。

理论界主要有以下派别:一是血缘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凡是上辈是客家人,带有客家人血缘的人,就可以界定为客家人。二是语言论,持此观点的人认为,语言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文化标志,会说客家话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客家人。三是地域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必须是长期生活在客家地区,在客家文化环境中长大的人,才能算是客家人。

不难看出,以上观点都有失偏颇,不能准确界定“客家人”这一概念。如血缘论中的血缘,血缘的比例是多少呢?是百分之百?还是二分之一?四分之一?以什么标准与“客家后裔”划线?很难划定标准。语言论也存在不足,在人口流动频繁的今天,很多客家人的子女,因为不是在客家地区生活,有的已经不太会讲客家话了,难道就不算是客家人了?答案是否定的。至于地域论,就更加站不住脚了,君不见离开祖地历经数代之后,还有很多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侨都依然坚称自己是客家人!

要界定“客家人”这一概念,首先要了解“客家人”的内涵。

首先,要以历史的眼光看待“客家人”。客家学研究经历了一个多世纪,客家人的发展历史,以及在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某些特质,已经得到了世人的普遍认同,如“客家人源自中源”、“客家人是汉民族分支”、“客家是一个迁徙的族群”等等,已经证明了客家人是伴随着中国历史进程而产生、发展的,客家人的历史也是世界移民史的一部份。

其次,要从社会的角度分析“客家人”。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总是要一定的生活地盘,要有一定的社会群体,形成一定的社会关系才能生存发展的,客家人也是如此,比如 “在闽西、粤东、赣南等客家大本营生活”、“世世代代是客家人”、“会讲客家话”等等,这都是界定其是否客家人的显性特征。

其三,要以文化的视角界定“客家人”。“客家人”是族群文化的概念,与“广府人”和“潮汕人”一样,属广东汉族的三大民系,但“客家人”与后两者有着明显的区别,因为“广府人”、“潮汕人”都是以地域为基础的族群概念,“客家人”却与众不同,她不以地域界定,所以说“客家人”不仅是族群概念,更是一个文化概念,这就要求我们要以文化的视角来看待和界定客家人。

基于以上事实,笔者认为“客家人”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狭义的客家人是指“有客家血缘关系、在客家环境生活、会讲客家话、受客家文化影响、并且认同自己是客家人的人”。狭义的客家人,强调血统、环境、语言和文化认同。血缘不论百分之几,只要祖上是客家人就行;环境不除了社会环境,也包括家庭环境,关键要受到客家语言和文化的熏陶影响,再有就是要有文化上的认同。

以上界定虽非绝对,但笔者认为较为准确,原因有三:一是体现了综合性,弥补了血缘论、语言论、地域论中的不足。二是更严谨,有利于以严谨学术,防止扯虎皮,拉大旗,乱攀亲戚,攀附文化名人、历史伟人为先祖、族人;三是强调文化认同,体现了对人的尊重,界定一个人是不是客家人,除了有生物性的血缘因素之外,语言的文化标志,本人的文化认同很重要。不然,即使上辈有客家血缘,本人没有文化上的认同,只能是“客家后裔”,属广义的“客家人”。

广义的“客家人”,除了包括狭义的客家人,还包括客家先人、客家后裔,以及改革开放后迁入客家地区生活的“新客家人”。对此,理论界也是有依据的,《客家图志》对早期迁徙的客家先人,即中原流人与百越民族的融合,就有“木客”、“山客”的说法,对于清代中期客家人的内聚回迁,也有“老客”和“新客”的区分。

由此可见,广义的客家人,其处延比狭义的客家人大得多,但其文化意义却是相通的。

其一:同是天涯迁徙人,客在他乡思故乡。客家人的本意是相对于本地的主人相对而言的,是“客户”、“客籍”即现在“外来人口”的意思,是“作客他乡,异地安家”的意思,抛开人的生物性和文化背景而言,“客家人”的本义与现在的“外来人口”是相同的,都是移民文化的一部份。

其二:日久他乡即故乡,新老客家是一家。现在的客家人,是以前的外来客,现在的外来客,是将来的客家人,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新客家,老客家,同在客地是一家,新老客家融合之后的客家人,也不是完全等同如现在的客家人,而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的客家人群体,他们都是源于中原文化母体的重新创造。

因此,笔者觉得:在当下人口频繁流动、社会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更应当倡导广义的“客家人”的概念,如果大家都以客人的谦恭心态对人,都以主人的积极状态对事,那么,将会更有利于实现群体的文化认同,更有利于社会的和谐发展。

人生匆匆如过客,其实,我们都是客家人!


责任编辑: 良朋  

热点论坛